登錄 | 註冊
當前位置:首頁>新聞網>新聞>莆田新聞

堅強犬“大黑”的故事

2020-11-30 07:43 莆田網

  失蹤半個月,斷了一條腿,體重減一半。山村裏,這一被村民稱遭野外“夾子”所夾、傷腿腐爛才掙脱斷肢的農家狗,讓許多人唏噓不已——

  堅強犬“大黑”的故事

  圖為3條腿的“大黑”。

  

  圖為徐春慶與大難不死的“大黑”親密互動。

 

  圖為主人在查看“大黑”的傷情。

  11月28日一大早,“大黑”又出門不知去哪裏了,直到大中午,它才晃悠悠地回到家裏。它的家位於城廂區華亭鎮龜山上,四周都是山林。它的主人在村裏開了一家農家樂,做飯菜,也賣些土雞土鴨。

  “大黑”是條農家犬。“品種是拉布拉多,不過不是純種的。我們養了兩年吧,母狗那一窩生了十幾條狗崽,它是老大。因為長得夠黑,所以就給它取了個名字——‘大黑’。”忙完餐廳的生意,農家樂的店員徐春慶一邊扒着麪條,一邊向記者介紹。

  看到“大黑”回來,一羣個頭比它小得多的狗便都圍了上來,時不時地蹭一蹭它的腿、脖子。“大黑”徑直從它們身邊一瘸一瘸走過,進了室內,就地躺下。

  “由於缺了半條腿,走多了容易勞累,‘大黑’常常會側身躺着休息。”徐春慶説,他很喜歡“大黑”,常常照顧它,訓練它。“它會聽懂不少話,會做很多動作,還會吃甘蔗呢!”他説着,從手機裏翻出一個短視頻,那上面是四條腿完整的“大黑”,用雙前腳啃食甘蔗的情景。

  而眼前躺着的“大黑”,只有三條腿,細看才發現,還有一小截短肢。

  山村,初冬颼颼寒風中,一個關於“大黑”斷腿的故事,讓在場的人不禁唏噓。

  大年初一失蹤,元宵節斷肢回家

  農家樂女主人説,今年農曆大年初一,正是新冠肺炎疫情最緊張的時候,“大黑”出門後就不見了,沒有像往常那樣回家。我們接連在附近找了好幾天,沒有一點蹤影。後來,只好忍痛放棄了,大家揣測“這種狗太乖,很單純,可能被人騙走了”。

  “我們根本沒想到,農曆正月十五那天,它回來了!”女主人指着“大黑”,提高聲調。“只是原來六七十斤的身子,瘦得只有30多斤……而且,它的右前腿少了一大截!”

  她心痛地説,大家從傷口判斷,“大黑”應該是被山裏村民放的預防野外動物糟蹋莊稼的“夾子”夾住。半個月後,直到傷口處腐爛了,它才掙脱“夾子”,逃生找回了家。

  村民告訴記者,山上野外動物猖獗,有人便在山林間投放了一些“夾子”,當地人稱為“野豬夾”。“大黑”受傷回來後,大家也曾去附近找,看看能否發現斷肢,但一直沒找到。也有可能放“夾子”的村民擔心狗主人責怪惹麻煩,或有別的顧慮,有意隱瞞。

  “大黑”回家後,主人給它傷處抹了些碘酒,也曾給它做過簡單包紮,但被它扯掉了。

  “它不喜歡被束縛。而且,動物的求生能力真的不是我們所能想象的,其實它還會自己找些藥草,吃下自治自愈。”徐春慶説,“大黑”剛回來時,傷腿原來沒那麼短,只是這幾個月來,被它自己一點點地蹭短了,因為它喜歡四處走動,傷口經常碰到地面。他們曾想幫它安裝假肢,但是沒有找到辦法。

  “再等等看吧,也許它會有好運氣的。不過,不管它變成怎樣,我們都會好好照顧它的。”農家樂的員工們憐惜地説。

  狗求生欲強,傷腿腐爛斷肢掙脱有可能

  “大黑”因何斷了半截腿?是否真的被野外“夾子”夾住受傷腐爛十多天才斷肢脱險?記者採訪了相關專業人士。

  執業獸醫師李偉就此事判斷分析認為,通常來説,山裏這種所謂“野豬夾”直接夾斷狗腿是不可能的,但是,狗腿被夾住多日後會導致感染萎縮,加上狗的不斷掙脱,傷口處就有可能會脱離“夾子”。

  仙遊流浪動物救助班負責人戴小杰説,狗的求生欲非常強,也是非常通人性的一類動物。像拉布拉多這種狗,它從出生沒多久就可以認人了。深知狗習性的他,相信狗主人所述的“大黑”被野外“夾子”所夾、待傷腿腐爛,半個月堅強掙脱斷肢是真的。

  無獨有偶。昨日,記者還了解到,仙遊縣菜溪鄉嶽添真曾養了條母狗,經常跟着家裏的老人上山挖筍。可是,母狗有一次不小心踩到山裏的那種野外“夾子”,被夾住,幸虧3天后被人發現,嶽添真的公公趕過去把它解救出來。  (湄洲日報記者 蔡晨暉 文/圖)

 
附件下載:
標籤:

相關閲讀:

用户名:   (您填寫的用户名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)匿名

驗證碼 :  驗證碼

網友評論: